爱邮知识网

不过,在正规的彩票销售范围之外

简介: 不过,在正规的彩票销售范围之外,也存在着一些黑色、灰色的彩票、产业链:被部门禁止的互联网彩票死灰复燃;外围、跨境藏身社交平台;线下渠道以“代购”形式利用互联网平台销售彩票;荐彩、区块链也蹭起了世界杯的热度…

在这个激情如火的夏季,频繁爆冷的比赛结果让竞彩成为本届世界杯最热的关键词。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指定的官方平台竞彩网的数据显示,世界杯开赛4周的时间内(统计时间6月11日—7月8日),中国竞彩销量累计364.28亿元。

无论是高晓松引起的关于“假球阴谋论”的讨论,抑或是所谓“天台站不下了”的段子,都从侧面反映了今年夏天中国观众参与竞彩的热情。

不过,在正规的彩票销售范围之外,也存在着一些黑色、灰色的彩票、产业链:被部门禁止的互联网彩票死灰复燃;外围、跨境藏身社交平台;线下渠道以“代购”形式利用互联网平台销售彩票;荐彩、区块链也蹭起了世界杯的热度…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巴西世界杯前的显示,每年非法网站从中国内地抽走资金超过1万亿元,严重威胁着国家经济利益和金融安全。

在部门的严厉打击下,非法的势头渐微。

竞彩销售额创纪录作为世界杯上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世界杯期间若不讨论足彩,或许会让大家感觉自己脱离了时代。

2014年巴西世界杯,全民买彩票的狂热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

那是互联网彩票第一次参与到这项体育赛事中,在129.21亿元的竞彩总销量中,来自互联网销售渠道的销量一度高达70%。

2015年互联网彩票被全面叫停,即便是作为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指定的官方平台竞彩网,也不再销售彩票,转而主打体彩周边信息。

鉴于此,不少人士此前对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竞彩的销量表示悲观。

毕竟,与坐在家里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下注相比,专门跑一趟体育彩票销售点买彩票,对不少非足彩忠实粉丝来说,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彩票被叫停将使世界杯期间的足彩丧失绝大部分“泛竞彩者”(平时不关注足彩,因全民陷入世界杯狂欢而对足彩表现出兴趣的人)。

然而,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的竞彩销量却让业内外大跌眼镜。

竞彩网的数据显示,世界杯开赛第一周竞彩的销量达到73.31亿元,加上足彩冠亚军等玩法的竞彩,总销量达74.4亿元,比巴西世界杯期间32.8亿元的单周销量纪录还多出41.6亿元,增幅超过126%。

而本次世界杯第二周的竞彩销量更是创纪录地达到118.39亿元,接近上届世界杯期间足彩销量的总和。

由于竞彩网以周为统计区间,截至本文统计时间7月8日,本届世界杯四周的竞彩销量已达364.28亿元。

本届俄罗斯世界杯开幕前一周,诸多打着体彩代售名义的APP悄然出现在手机应用商店中,其中部分APP迅速占领了手机应用排行榜的前几名。

在这些APP上,用户不仅可以看到彩票的即时赔率,也可以通过充值下单购买。

之所以一再强调自己仅仅是代售的第三方,与此前监管部门出台的有关互联网彩票销售的禁令有关。

在经历了2014年夏天体彩的“疯狂”后,2015年1月,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文,要求各地针对彩票市场中存在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现象开展自查自纠工作。

3个月后,财政部、部等八部委针对互联网彩票联合发布公告,要求“坚决制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

不过,其中一些平台的提现服务也随之停止。

不少用户称,无论是此前充值的本金,或者是这段时间以来下注的盈利,都尽数打了水漂。

即便如此,仍然没有挡住一些“资深彩民”继续寻找下一个下注平台的热情。

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凡是出现世界杯比分预测、赛况分析等推送下的评论里,都会出现大量询问如何在互联网上购买世界杯彩票或者分享自己情况的留言、截图。

一名经常通过互联网购买体彩的彩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倾向于线上买足彩主要是“图个方便”,省去了排队、跑路的麻烦,“尤其是本届世界杯,虽然时差已经缩小,但是大部分比赛还是在深夜。

资深球迷习惯于在开赛前一个小时,研究过双方队伍的首发阵容后再下注。

”小庄家一晚敛财近百万元《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中发现,在网站和手机APP被暂停竞彩销售后,QQ、微信等社交平台逐渐成为线上世界杯的主要地盘。

去站嫌麻烦,手机APP又不靠谱,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抓住了世界杯期间竞彩的热潮,自己坐庄开起了“外围”盘。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圈内人”的介绍下来到了一个线上微信“”群的操作现场。

据现场的股东之一王凯(化名)介绍,开赛前一个小时,在他们这里下注进行赛况竞彩的用户就有上千名,金额超过300万元。

”王凯说,他们的这个外围盘规模并不大,只是几个朋友想趁着世界杯的热度“捞一点外快”。

在朋友的介绍和扩散下,目前这个盘已经拥有了三四个接近500人的大群,每天都会有人参与到下注竞猜中来。

与一般的竞彩不同的是,这种“外围盘”可以竞猜的项目更多,比如开球方是哪一队、会不会出现红牌或者点球等比赛中的各种状况,都可以竞猜。

此外,不同于竞猜有截止时间,“外围盘”可以根据比赛的情况一直滚动下注,比如可以竞彩接下来20分钟内会不会出现进球等。

据王凯介绍,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期间“爆冷”不断,外围盘的“生意”也比预计的要好,仅德国对墨西哥一场比赛,他们的净收入就超百万元。

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本届世界杯除了开始的几场比赛爆冷外,接下来的比赛大部分还是传统强队获胜,遇上这种情况,小庄家就会面临赔钱的情况。

“以法国队和阿根廷队的比赛为例,今年法国作为夺冠热门,很多人都下重注押法国胜,基本都在1万元左右,也有十几万元的重注。

”除了在微信上接单,王凯这样的外围群还有代理下线,即专门负责宣传、找人来下注的代理。

“大型公司有专门的队伍通过数据分析来设计盘口,设置的赔率一定是能确保盈利的,我们跟着他们走,不会出大差错。

”王凯说,公司也会随时监视筹码的分布情况。

最近几场爆冷的比赛,在开赛前10分钟,赔率都出现了变化。

与王凯这样通过外围获取非法利润相比,资深球迷霍宇(化名)选择了不同的盈利方式。

除了世界杯,他平时还会关注例如西甲、英超等联赛,也时不时地“”在国外的网站上下注“小试身手”。

世界杯开幕后,不少朋友都来询问他如何下注,不胜其烦的霍宇干脆将其扩展成了“线上业务”——通过帮人在网站上下单,赚取一定比例的劳务费。

霍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像他这样的业余彩票代理有很多,在一些和有关的贴吧、论坛上经常可以看到从事类似业务的人留下的联系方式。

与王凯这样的小庄家相比,境外彩票代理数量更多,危害也更大。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巴西世界杯前的显示,每年非法网站从中国内地抽走资金超过1 万亿元,严重威胁着国家经济利益和金融安全。

世界杯小组赛,韩国队在普遍不被看好的情况下2比0 战胜卫冕冠军德国队,成为本届赛事最大的冷门之一,也让此前在德国队身上投下重注的彩民或参赌者血本无归,庄家则借此获取了大量收益。

与完全非法的不同,一些线下渠道利用互联网平台的灰色地带在线上销售彩票。

在代购竞彩这个类别中,最受欢迎的是线下站员工进行线上彩票销售。

通过微信、QQ完成收款后,他们会将打出来的彩票单据拍照发给客户。

与其他的竞猜方式相比,这种“线上实体”的方式更受欢迎,因为拥有“合法实体店”,更容易取得网络购彩的彩民信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北京的多家站都看到了“扫码加好友,回家可下注”的标识,但是在问及这样做是否符合规定时,站人员避而不谈。

擦边球花样多,荐彩、区块链也来凑热闹除了一些明知禁令“铤而走险”的非法互联网彩票销售平台,不少互联网平台也打起了政策的擦边球,通过“荐彩”的方式做起了足彩竞猜的生意。

以网易旗下“网易红彩”为例,首页的“专家”板块中,罗列着包括明星阿内尔卡、德罗巴等人的荐彩专区。

如果想要查看其中一位“专家”关于即将开始的比赛的结果分析,需要支付不等金额的“红豆”方能查看。

而“红豆”的充值比例,与人民币是1:1的关系。

这款号称可以帮助用户“杀庄成功”的服务每天当日比赛的赛果预测、大小球分析及比分预测,单项收费高达588元。

购买了懂球帝预测锦囊的用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前他在懂球帝上一共购买了6次锦囊,准确程度大约在70%。

相比简单的输赢结果,懂球帝给出的分析还包括了当场比赛的让球数,“可以拿来直接参照下注。

”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打擦边球的方法,更多的是为了吸引用户,为以后互联网彩票再次开放提前布局。

除了区块链概念币,随着足彩竞猜的高峰来临,“区块链+预测”为主打的产品开始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这些打着预测世界杯名义的平台并不真正对当晚的比赛情况作出预测,而是就比赛结果进行猜测。

据OK Blockchain Capital统计,截至2018年6月份,全球“区块链+预测竞猜类”存量项目已达27个,市值逾18亿美元(市值由以上交易所的预测竞猜类项目流通市值相加所得)。

互联网彩票销售解禁还需时日,大公司已纷纷布局此次世界杯开赛前,有关互联网彩票销售禁令是否会趁机放开,一度引起了业内的积极讨论。

2013年1月1日,《彩票发行销售管理办法》正式施行后,原本非法的互联网彩票销售进入模糊的准入制时代。

2014年,刚刚开放的互联网彩票市场赶上了巴西世界杯,了彩票行业的长尾市场。

第一种是专业垂直网站,如竞彩网、500彩票网等;第二种是参与到彩票销售中的社交平台及电商,如微信、QQ、淘宝等均可进行竞彩;第三种是互联网门户网站,新浪、、网易等专门开设的彩票频道为用户渠道。

据报道,仅巴西世界杯开赛第一天,在淘宝上购买彩票的人数达到200万,淘宝彩票最高日销量超过1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国内彩票收入分配大体遵循6∶3∶1的模式,55%~65%是奖金,25%~35%是公益金,剩下的10%~15%给各个省级代理机构做运营管理费用。

2014年,互联网彩票的销售毛利达10%~15%,投入的成本却比线下站要低,为互联网公司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2015年互联网彩票禁令公布以来,如何对互联网彩票销售进行统一有效的管理一直是业内争论的主题。

一位曾经工作于乐彩网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互联网彩票销售获批后,暴露出了很多管理部门事先没有预想到的问题,“首先就是如何鉴别未成年人购彩。

根据相关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参与,但互联网彩票的销售使得这条禁令的实施格外困难。

互联网平台很难分辨购买者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利益的驱动也使得不少互联网平台缺乏投入人力、物力、技术去鉴别的动力。

”该人士称,互联网彩票还凸显了各省级体彩相关部门间存在的利益交叉问题。

互联网彩票销售体彩打破了地域限制,也打破了原本相对平衡的彩票收入格局。

但由于互联网的营销模式是层层授权,与相对严谨的传统销售彩票流程相比,增加了管理的层级和风险。

一些购彩网站可能在彩民中奖后不予兑奖,甚至出现卷款的情况。

在相关法律法规还不是非常完善的情况下,用户将相当困难。

尽管禁令当前,但是互联网彩票千亿级的市场让各家公司都很难无视这块蛋糕。

此次涉及到停止销售足彩的互联网彩票销售平台的背后,就不乏大公司身影。

天眼查数据显示,此前通过APP销售彩票的天天中彩票,由海南天天众彩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腾讯曾于2014年1月投资该公司,并通过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持股19.9%。


以上是文章"

不过,在正规的彩票销售范围之外

"的内容,欢迎阅读爱邮知识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