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邮知识网

可能蓝湛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一遍又一遍教思追问灵

简介: 可能蓝湛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一遍又一遍教思追问灵,究竟是为了教他术法而教,还是为了自己的一个“私心”:如果自己此生没能通过问灵找到魏婴,那就让思追一直问下去…

蓝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问灵,而且去了好多地方问灵,可是却没有一个“灵”回答过他。

一直问灵空回响的蓝湛,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高兴是因为魏婴自始至终都是正直的人,自己没有看错,他的魏婴不可能会夺舍。

整个云深不知处,听到琴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含光君在问灵。

蓝湛教思追问灵,问灵从一开始的懵懂,到之后的娴熟,一直都谨记含光君的教诲:精修不修多,请来的灵可以选择不答话,但是一定不能说谎。

可能蓝湛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一遍又一遍教思追问灵,究竟是为了教他术法而教,还是为了自己的一个“私心”:如果自己此生没能通过问灵找到魏婴,那就让思追一直问下去…

而蓝湛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年里,竟然比遇到他之前的生活痛苦百倍,偏偏又不说一字,永远都藏在心里,一个人扛着。

魏婴来不及多想,因为此时的蓝湛还在问灵,明明没有,明明根本找不到魏婴,蓝湛却一直坚持。

蓝湛自始至终都很固执,就像初遇魏婴时的讨厌,即便魏婴深受世家子弟的喜欢,蓝湛却还是固执到避而远之,靠近一点都不行。

魏婴大抵成了蓝湛世界里的那个“痞子”,明明情起却不自知,明明撩拨了含光君,却又一走了之。

蓝湛这几年没有笑过,直到那天兄长的到来。

蓝湛这些年眼中的小辈只有思追一人,根本不认识蓝景仪。

”蓝湛看着他们二人,只是觉得这个蓝景仪一点没有姑苏蓝氏子弟的样子,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蓝湛看过后也不说话,泽芜君接着说:“你看他多像当年的魏公子。

”兄长的这一句话,让蓝湛的眼睛瞬间放光,盯着景仪又看了好久。

是啊,蓝景仪在众多乖巧懂事的姑苏蓝氏子弟中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一定没少抄家规,爱说爱笑,有话就说…

蓝湛看得入神,嘴角竟不自觉的勾起了很小的弧度。

与此同时,蓝湛再次坚定心中的那份执念,一定会在有生之年坚持问灵,即便可能根本找不到魏婴。

《陈情令之忘羡》71在这里:《陈情令之忘羡》71:蓝湛开始问灵,哪怕只有魏婴的魂,也要找到关于《陈情令》:《陈情令》打戏也是糖,十六年前后,魏婴蓝湛的打架方式都变了


以上是文章"

可能蓝湛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一遍又一遍教思追问灵

"的内容,欢迎阅读爱邮知识网的其它文章